留学生心理健康之殇:是名校太冷漠还是我不够坚强?

留学生心理健康之殇:是名校太冷漠还是我不够坚强?


中秋期间,朋友圈,微博,各大社交平台纷纷被一则悲伤的消息刷屏:年仅28岁的青年演员乔任梁永远的阔别了人世。经纪公司发声明称乔任梁去年在繁重工作中,遇上外界种种对他不实的报道和中伤的话语后,患上抑郁症,备受折磨。最终选择用自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抑郁症,究竟有多可怕?

Andrew Solomon“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对所有的事情都失去了兴趣,那些我曾经非常热衷的事情,现在却根本不想做……我回到家,看到电话答录机上的留言灯在闪,我不但不会因为听到朋友们的声音感到兴奋,反而会想怎么有这么多人等我回电话;有时该吃午饭了,我却开始想,我还得把食物拿出来放到盘子里,得切,得嚼,得咽,那让我感觉就像耶稣受难一样……”

一个抑郁症留学生的自述 “抑郁是全年无休的,就像是在过膝泥潭里深陷,只要停止一挣扎,你就会被淹没。”

在我们的传统印象中,抑郁症好像只是情绪不佳,情感脆弱,简单认为可以依靠自我调节走出阴郁低落。但实际上,抑郁症已经成为21世纪人类的主要杀手-世界第四大疾病。严重的患者中有15%会选择自杀来结束生命,2/3的患者曾有过自杀的念头,每年因抑郁症自杀死亡的人数估计高达100万。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发病率约为11%,约有3.4亿抑郁症患者,预计到2020年可能将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的人类第二大疾患。与这样庞大冷酷的数据信息无法匹配的是,大众对抑郁症认知的缺失。崔永元在患病之初就曾表示:对抗抑郁症,最大的问题来自于身边人。 “包括我的家人,我的领导,他们都觉得没有这种病。他们觉得我就是想不开,小心眼、爱算计,以前火现在不火了,所以受不了了,都是在这样想。”人们对于抑郁症的轻视甚至是漠视,往往会对抑郁症患者造成“二次伤害”。

美国高校:抑郁症高频发生

抑郁症低龄化的趋势也在日益明显。高校校园成为了抑郁症高发的地点。据美国大学健康协会统计,平均一学年有32%的学生被确诊患有抑郁症,13.5%的学生因为抑郁症而成绩下降。一份2015年由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47%的博士生和37%的硕士生有抑郁症状,而近10%的本科新生表示自己时常感到抑郁,只有50%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情绪是健康的。

为何大学校园抑郁频发?哈佛大学健康中心主任,哈佛医学院精神科教授的Paul Barreira认为:“大学时期是很多常见心理问题第一次浮现的时候”。大部分学生人生中第一次远离家乡,面对激烈的竞争和学术压力,以及各种对未来的不确定因素,导致压力过大。这些学生往往成绩很好,但是缺乏对情绪的处理能力,所以当面对负面事件时,他们会很脆弱,脆弱的不知所措。

其实在美国高校,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早已备受关注,基本上每所大学都有较为完善的应对措施。但过长的预约等待时间和供不应求的咨询服务往往让学生与校方都陷入心理健康困境。据统计, 耶鲁大学40%的本科生在毕业前使用过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由于申请心理救助的学生人数暴涨,乔治·华盛顿大学在2016年收取每位学生额外1667美元的学费用于支付精神健康服务。

留学生心理健康之殇:是名校太冷漠还是我不够坚强?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触及一个令人心痛的真相。中国留学生亦是抑郁症群体中脆弱的受害者。因患有抑郁症而导致自杀、学业不达标、退学等的报道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原来留学生活不仅需要关注GPA、名校录取、实习机会,更要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和精神状态。

2015年1月27日,留学生王璐畅在脸书发表一则信息:“亲爱的耶鲁大学:我爱这里。我希望有更多时间。我需要时间去工作,我需要时间去等待新药物以治疗我的病。但是学校不能满足我这些。我承受不起离开学校一年或永远退学。”五小时后校方收到消息,这样一位花季少女已经从金门大桥跳入旧金山湾自杀。 同年4月,耶鲁大学商学院一名上海籍毛姓同学(Grant Mao)因情感破裂和母亲生病的双重打击而患上抑郁症,仅仅因为差了0.5学分而未能达到学校规定的成绩标准,被学校强行终止学业。耶鲁研究生雇员和学生工会GESO帮助Grant Mao发起千人请愿,希望以此唤起学校对于学生心理健康的重视。

耶鲁大学现行政策规定成绩优秀的本科生一学期可以请假十天。学生可以用这段时间交流学习或实习,弹性安排自己的时间,但是如果超过十天,那么他必须申请退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gap year)才能外出交流或实习。这项政策不考虑学生任何的特殊情况,包括离校治病,如:癌症或忧郁症。

据了解,王璐畅曾因精神问题退学过,学生二次退学之后,恢复学籍将变得更加困难,只有在“医疗性质不寻常的情况下”才能二次恢复学籍。耶鲁大学有权因不同情况修改和控制收取的复学生名额。这意味着,在休学期间,学生需要自学完所有课程以保证跟上学校的课程进步,此外,在校自费补课也将带来巨大的经济压力,而大多数学校对退学学生是不提供经济援助的。

再看毛同学的案例。15年3月份,当毛被诊断为抑郁症,在康涅狄格州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时,被告知因为成绩未达到标准将会被开除。他出示了主治医生的诊断证明,表明自己符合非特定的抑郁症标准,病情可能干扰他完成课业任务的能力,可他的申诉被耶鲁教师审查委员会拒绝了。

王璐畅的离去和毛同学的强制退学,使耶鲁大学的学生们对学校相关政策产生了极大的意见。有学生表示:大学强制患有精神问题的学生离开学校,且不允许患病学生返校,这让他们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对于已经出现精神问题的学生来说,也可能因为害怕被学校退学,而不能得到良好的治疗。

尽管在华人社区和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巨大风波,但是现状并没有因此改观。常春藤联盟学校例如布朗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以及其他高等学校,包括杜克大学和加利福尼亚大学都采取了相似的精神健康政策。

而更为讽刺的是:芝加哥一所私立大学校董曾在一篇新闻报道中向美国父母提出一个很有趣的选择:你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耶鲁抑郁还是在亚利桑那大学开心?结果,75%的家长宁愿他们的孩子在耶鲁抑郁。因为他们觉得孩子可以慢慢平复情绪的困扰。

尽管我们尚未得到中国留学生因心理健康疾病在美国大学退学甚至自杀的权威数据,但可以想见,面对中外的巨大文化差异,新生活的适应、学习竞争、来自父母家人的期许与压力、甚至还有经济负担…他们往往比本地学生更易受到心理问题的侵袭。

迎难而上,美国高校的绝地反击

大学心理健康研究作为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的发展已具有相当的规模。美国大学生心理健康研究的内容较为广泛,涉及大学生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在学习方面,有研究考察了大学生延迟、自我效能感以及焦虑在性别与年龄维度上的关系。在未来,美国大学生心理健康研究内容分类也将越来越细致。

实际上,美国大多数学校都建立了严格的心理咨询预约系统,严格执行隐私保密协议。甚至,就连心理咨询室的场地都有相关规定。面对日益严重的学生心理问题,美国大学作出了许多努力和调整。例如中佛罗里达大学拥有6万名学生,是全美最大,也是发展最快的大学之一。与许多校园门诊一样,该校的心理咨询和服务中心的客户数量也在急剧增加,仅去年一年就增加了15.2%。

如何正确对待心理问题?

根据美国国家精神健康机构(NIMH)的定义,抑郁症是一种常见但是严重的疾病。抑郁症会引发严重的心理症状,将对人的感受、思考、日常活动,例如吃饭、睡觉、学习、工作等都产生影响。一般持续两周以上的情绪症状才会被诊断为抑郁症。

如果确认有抑郁迹象,可以先去学校的咨询中心(counseling center)接受评估和帮助。

所有美国大学都会配备有经验的心理学家,为学生提供一定数量的一对一的免费治疗课时,并根据学生的状况采取心理治疗和抗抑郁药物治疗双管齐下的方式。即使只有短期的抑郁症状,去咨询中心进行短期的治疗对调节和恢复也会有很好的帮助。

近年来,一些学校开始在心理健康中心配备亚裔咨询师,方便亚裔学生咨询,甚至部分中国留学生较多的学校还专门安排有可以提供普通话咨询服务的华人心理咨询师。学生如果对咨询老师不满意,还可以自由申请更换咨询师。

如何联系到学校的心理咨询师?

通常每个大学都有Student Health Center都会涉及到心理健康部门。说明接受心理咨询的意愿后,工作人员会根据情况帮你安排电话咨询。如果没有找到,可以通过谷歌搜索(如:学校名+psychological counseling),学校官网检索,新生的orientation指导,或直接问advisor进一步了解。

如果情况严重,需要去医院接受治疗,可以向学校提出休学申请。

第一:间隔年(Gap Year)。根据耶鲁大学的规定,在开学两周之内提出gap year,不但可以无任何条件地、没有任何时间限制地休学,还可以得到全额的学费退款。

第二:休学。休学分为三种:医疗休学,因成绩原因的休学(一般都是学校强制的)以及个人原因(丧亲、生育、创业等)的休学。耶鲁今年对休学和复学的政策有很大调整,且每年休学的人不在少数。休学和复学条件一致。

抑郁症更需专业医生指导,不能一人战斗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精神卫生学系主任季建林表示,“在国内抑郁症人群中,大概只有10%到20%的患者,是经过正规医院诊断出的,这个诊断率非常低。”抑郁症是一种复发性较高,需要长期关注的疾病。许多患者在接受药物治疗前期,会明显感觉到失眠、情绪低落等症状有明显改善,但这不代表抑郁症已经治愈。因此,对抗抑郁症,更需要家人的关心和支持。留学生作为家庭希望的寄托在异国求学,本身就承受着很大的压力。病情的治疗耽误学业,也为家庭带来了额外的经济负担,此时,父母应该多加疏导,切忌抱怨。

停止自责,丰富生活!面对心理问题,要学会坦率面对。抑郁症患者可适当调整生活方式,营造轻松快乐的生活氛围,给自己减压。不要拒绝朋友们的帮助!学会向他人倾诉自己内心的想法。定期去远足、郊游、爬山、游泳等活动,亦可将自己的精力适当投入到自己的兴趣爱好中。即使是简单的去公园散步,也是舒缓心情的一种方式。

广泛与亲朋好友沟通流,积极参加一些自己喜欢的社交活动,让自己的生活丰富多彩起来,也可以转移注意力。参加自己擅长的娱乐活动,可以帮助恢复自信,建立成就感。尝试探索新事物,培养新的兴趣。多微笑,多接触生活阳光的一面,传递出良好的情绪,对战胜抑郁境大有好处。

来源:精英说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4520000:2017-03-29 11:2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