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美容遍地开花 假货多暴利大

地下美容遍地开花 假货多暴利大

江苏省宜兴市的24岁郑女士最近有点苦恼,她通过微信朋友圈花1500元购买一款名为“酸性注射液”的美白针并接受了对方免费上门注射后,不仅出现食欲不振、嘴巴无法咬合等症状,原本想要变白变美的她也成了“大小脸”。而销售并为郑女士注射假冒美容针的女子周某竟然只有21岁,中专未毕业即辍学。尽管周某已经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宜兴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但郑女士的容颜却再也回不到从前。


近年来,说起整形美容,人们已从遮遮掩掩到羞羞答答再到坦然处之。当下的整形美容项目已不仅仅是大动干戈的手术,还有了想瘦哪就瘦哪、想填哪就填哪、一个午间时间即可完成注射微雕的各类微整项目。打瘦脸针、美白针,这些也都是当下流行的整形美容手法,需要在正规医院或美容机构注射。而在网络上,有人通过微博、微信打广告,称网销价格不到店面价格的一半,那么这样的地下整形美容靠谱吗?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爱美的时代,通过微信、微博等网络销售甚至擅自为顾客注射假冒美容针的现象时有发生,而其中的暴利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伴随着整形美容技术的日新月异,整形行业潜藏的暴利使地下整形机构大肆泛滥。

地下美容藏身居民楼使用三无针剂

今年7月初,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后宰门派出所查获了一名容留他人吸毒的女子小娟(化名)。审查中,小娟除了交代自己吸毒和容留他人吸毒的情况外,还和民警侃起了整形美容。原来,为了支撑自己吸毒的花费,小娟曾做过一段整形美容生意。
小娟告诉民警,现在市场上流行的瘦脸针、美白针自己都会打,“这些药都能在网上买到,价格便宜,而打针的话,经过两三天的培训,只要胆子大,谁都可以打”。小娟说,做这行现在属于暴利,一针就能赚个数百上千元。
办案民警周桂华是学医的,有一定的医学知识。听了小娟的话后,他敏锐地察觉到,小娟所说的应该是一个地下美容市场,而且这些搞地下美容的人使用的药品多半有问题,不然不会那么便宜,而他们自行给别人打美容针,其行为已经涉嫌非法行医。随后,民警便针对整形美容展开审查。很快,小娟交代出了一串名单,都是她曾经的同行。
根据小娟提供的线索,后宰门派出所副所长康健随即组织民警展开摸排。经过多日排查,民警发现,小娟给出的名单中,一名王姓女子仍在做地下美容业务。“她天天在自己的微博和微信上打广告,发美容前后的对比照,并表示到她这里做整形美容物美价廉。”康健说。
随后,康健假扮需要整形美容的顾客,在微信上和王某攀谈起来。王某告诉康健,自己不仅卖美容针,还能帮忙打,而办公地点就在她租住的一栋居民楼内。7月27日,康健以买药为名来到了王某家中。经过仔细观察,康健发现王某销售的美容针等药品均集中在此处,每天下午3点左右,就会有预约的顾客上门打针。
康健买回了一份美容针,经过专业人士鉴定,属于三无产品,是假药,警方随即决定第二天展开抓捕行动。7月28日下午3点,办案民警来到王某家中,此时她正在为一名男子打瘦脸针。警方将王某控制,同时在其住所内搜到了大量外包装显示为玻尿酸、肉毒素等美容药品。经查,这些美容药品绝大部分为三无产品,属于假药。而王某也没有相关营业资格及行医资质,她给别人打美容针已经涉嫌非法行医。
警方调查发现,王某从去年下旬开始从事地下美容生意,不到一年时间,牟利数十万元。仅今年以来,王某就已经给近百人打过美容针。对于自己的行为是否违法,其实王某心里很清楚。“现在整形美容的需求很大,做地下美容生意的人也很多,大家都在做,我就觉得没什么事。”王某说。目前,王某因涉嫌非法销售假药和非法行医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4520000:2017-03-24 12:14:21